冰镇黄桃汁

不虚伪奉承,不单调迎合

「mabifica」Flyleaf 0(架空童话风)

很喜欢mabifica这对cp
灵感来自今年雨果奖短篇「Seasons of Glass and Iron」

关于觉醒、逃脱与恋爱的故事。
ooc有
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帕西菲卡注意到墙壁上那只许久未走的老挂钟重新工作了起来。浑浊的玻璃外壳内,依稀可以看到镂空花纹的秒针在不断走动,以平均的速度,乏味的声响。

这意味着什么呢?她不明白。窗外仍然是不分四季的春日美景,如果可以的话,自己可以跟上个月一样,如孩子般跑出房门,在湿软的草地上编织野花缠绕成的花环。

但是帕西菲卡早已经腻了。她看腻了颜色总是金黄的阳光,会自动变成自己喜爱颜色的花朵,与在三餐时间出现在桌上的不同野味。重复的日常会一直一直地持续下去,以至于她的感官甚至能够敏锐地注意到那个可恶的老挂钟的变化。


噢,她不该这样的。


作为一个勇敢的帕西菲卡,她应该凭借自己的力量去打破这该死的魔法,为自己赢来自由。而不是在这里,干坐在吱呀发响的摇椅上,面前是无限循环的众生浮华,心里是干枯无力的热情与青春。

于是金色长发的女孩儿站起身,弹去丝绸长裙上斑驳的灰尘,赤脚来到木屋的门前。耳边时钟发出的声音更响了些,直到她踏上小路,奔跑向视线的尽头时,秒针的声音仍然如影随形。魔法的力量使得森林被迷雾覆盖,轻轻触碰便能感到难忍的灼烧。但是她忍不住再一次尝试,直到雪白的肌肤上隐隐泛出病态的红光。

等到帕西菲卡步履蹒跚地回到房间时,她皮肤表面被烧伤的水泡刚刚痊愈。诅咒使得她一直都生活在这个看似理想的乐园,即便做出再多的努力,她的生活会在转瞬间回到原样。


她看看钟,它又一次停止了运作。





梅宝觉得有些晕眩。

她迷失在古老的松树林里不知几日,因高度紧张而引发的睡眠问题便几乎要把她打垮----但是她是一个无所畏惧的冒险者,天生为惊奇与刺激活着。

“这里的雾气真奇怪。”自言自语间,身材纤细的少女已经将手中的树枝削成尖利的箭矢。随意把玩了几下,她的脸上咧开满意而灿烂的微笑。“这样就万无一失了。”

梅宝不敢笃定终日环绕在林中的水雾是否含有微弱的毒素,至少作为一个人类的自己现在还没有受到太大的影响。然而她曾亲眼看见一只刚出生的雏鸟在这林里待不过24小时的悲剧。在意识到这一切时,她已经在白茫茫一片中寻不到归路。可以说是至今为止她所经历的最倒霉的旅途。


顺着熹微晨光,她戴起兜帽,缓缓地在雨后的湿泥里潜行着。偶尔听到遥远的清脆啼鸣,就更是加重了她对于前方未知的渴望。


背包里的食粮还余下不少,然而除了物资更令她珍惜的是自己的双胞胎弟弟迪普的照片。每当勇往直前的女孩儿到达一个地方,她便会给自己的弟弟寄信,想象着他在做研究时被自己的同学叫住,在看到白纸上毫不优雅的字体时会心一笑。


如此多美好的事物支持着梅宝,使她成为了一个心灵上坚不可摧的斗士。


视野范围内空气的色调渐渐淡了些,梅宝吸吸鼻子,长呼出一口气,也许经过一个月的跋涉,她终于来到了这个森林的边缘地带。拿起望远镜,模糊的远方除了登峦叠嶂的枝干,隐约地露出一小块平地的模样。


“……那里似乎曾经来过啊。”抚摸着老树上被自己用小刀刻下的纹路,梅宝心里有些失望。但下一秒她又迟疑地抬头,某种声音伴着风烙在她的耳畔。


“这是什么,钟的声音吗?”


tbc

后话:勇敢冒险家×傲娇法师
就是这样的设定

觉得自己要坑